分卷阅读14(1 / 2)

我们在暗,或许可以听到更多的消息。”

“是!”钱义领命之后,迅速跑去安排了。

十人分散开来,悄无声息地在东山镇的茶馆、街头巷尾听着镇子里的人聊天八卦。

闲聊的时候,人会比较放松,再加上闲聊的对象是熟人,彼此之间很容易就会扯出来一些有价值的信息。

只不过这种信息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捕捉到的。

傍晚,分散出去执行任务的十人全部返回,而他们带回来的消息,也让赵石的脸色变得愈发凝重。

“果然有第二个人……”

“赵叔,你可还记得我们去拜访那位修士的时候,他的房间里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?”钱义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,快速道,“或许……那时候弄出声音来的不是一只跑掉的猫,而是……一个人。”

赵石看着钱义,轻轻点了点头,“你倒是和我想到一处去了。”

钱义低下头,恭敬地道,“是我的荣幸。”

“行了,少所这些有的没的。”赵石沉声道,“看来,我们需要再去拜访一下那位修士了。”

*

“那两位修士可还在?”钱义紧盯着客栈老板,极具压迫感。

客栈老板慌得很,说话都结巴了起来,“他们……已,已经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钱义眉头一皱,觉得事情不太简单,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
“就……就你们来那天……”客栈老板磕磕绊绊地道,“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走了,我还是去送早饭的时候才发现的。”

“人走了你居然都不知道?”钱义拧着眉,“你这客栈怎么开的!”

客栈老板:……

他默默地在心里嘀咕道:可那两人给的钱都够他们在这里住上一年半载的了,他们什么时候走都无所谓。

当然,这话客栈老板是不敢说出来的。

但客栈老板没有注意到的是,在他回答完了之后,钱义和赵石彼此对视了一眼,再次确认了心里的那个猜测。

*

“只有我们看不到那个人。”从客栈中离开后,赵石低声喃喃,“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“会不会是我们的仇人?”钱义压低声音,“不然的话,为什么不敢见我们?”

“不太像。”赵石在脑海中回忆着之前跟那位修士见面的场景,试图从贺临脸上的表情里挖掘出一丝一毫的线索来。

对于修仙者而言,回忆一些东西并不难。

但可惜的是,贺临的那张脸上,实在是很难看出些什么来。

“那会不会是……”钱义指了指某个方向,“那里……出来的人?”

赵石沉声道:“我会联系祝管事确认的。”

钱义看着远处的山林,忽然压低声音问道,“赵叔,如果……真的是,”说到这里,钱义停顿了一下,“行少爷离开了,会怎么样?”

赵石深深地看了钱义一眼,缓缓开口,“相信我,小钱,你不会想面对那一天的。”

大概是赵石的语气平静的过于可怕,钱义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。

沉默了一会儿,他喃喃,“可负责看守的不是祝管事吗?”

说完,钱义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后悔,他开始后悔,当初怎么就那么爱表现呢?

*

虽然并不清楚贺临为什么突然要离开,但晏行对于贺临的这个决定没有丝毫反对,最好是越远越好,那样他被抓回来的几率才会越来越小。

夜晚的树林里,燃起了一堆小小的篝火,火焰跳跃,发出了噼啪的响声。

虽然听不见也看不见,但篝火燃烧起来的温度无比清晰,晏行忍不住靠近一点儿,再靠近一点儿,直到——

一股奇怪的味道从很近的地方传来,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烧焦了的气味儿。

晏行的鼻子微微翕合,尝试着寻找那股烧焦味道的来源。

忽然,贺临的声音在心底响起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晏行抬起头,疑惑地问道,“贺临,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?”

贺临面色古怪地看了晏行一眼,缓缓开口,“嗯,闻到了。”

“是什么在烧啊?”

“你的头发。”

晏行:?

第11章

晏行愣了一下,紧接着就像是被针扎到一样,猛地跳了起来,“哪里哪里哪里?”

贺临抓住晏行的手腕,手指轻轻拂过那还在不停燃烧的发梢,片刻后,那发梢处被烧焦的头发就像是被无形的利刃切开,被烧焦的发尾被一道风卷着飞向了远处,再缓缓落地。

“你离火堆太近了。”贺临缓缓道,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。

毕竟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只是出去打个猎的工夫,晏行就差点儿把自己给烧了。

晏行下意识地握住了贺临的胳膊,脸上也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,“你不在,我只是想靠得火更近一点儿……这里有点儿冷。”

贺临垂眸,看着正抓着自己手臂的晏行,火光氤氲中,能够看到他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。

他可以确认,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晏行,真的只拥有一具凡人的躯体。

贺临的手指按

最新小说: 快穿之天师逆袭 蝙蝠家的快乐小狗[综英美] 带球跑,但球没了 在年代文里男扮女装 i人医生,e人患者 他的信息素是猫薄荷 影视:庆余年,开局签到大雪龙骑 什么反派,那我老婆 嫁高门 重生后她以杀证道